豆瓣上的几篇文章

豆瓣已经很久没发东西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陆续还会涨粉丝。豆瓣上应该不会再写新文章了,选几篇以前的小短文贴在这里。

读书

2012-05-31 17:26:03

以前,读书前会很想读一本书,但实际读书时,经常是'想读完书',而不是'想读书'。这种想法经常会让我的生活变得很痛苦,当你做一件事想着快点做完时,你的心思其实已经不在这件事上了。

这个问题在我大学时困扰了我很久。我没有意识到这本身其实是一个价值观问题,以至于我常在一些时间管理的书中寻找答案。那些书都只能让你更高效地'做完事',却不能让你在做的过程中更投入一分。
直到后来离开学校,了解了一小部分禅宗思想,我开始豁然开朗。禅宗讲求摒除心中的杂质,全部精神专注于当下,摒弃过去摒弃未来,任何的多余的念头都可能使你正在做的事情不纯粹。禅宗上,这叫'正念',我非常非常欣赏。

想想看,你去旅行,那你是为了旅行和生活本身呢,还是为了旅行回来能增加一点谈资、写一篇游记呢?答案是显然的。
人生也是一样,如果你一心只等着功成名就家财万贯衣食无忧的那一天,就好像你旅游时只等着回去写游记和炫耀一样,旅行本身就失去了意义。
生活就像这样的旅行,我们今天读的每一本书,写的每一个字,迈的每一个步,做的每一件事,就是这趟旅行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不能专注于它本身并享受这种过程,那整个生活就会变成急不可耐的煎熬。

回到读书上来,现在我觉得对书的'量'的追求是完全无意义的。如果我在读一本书时专注于其中,不仅可以获得远比匆匆翻过更深入的东西,而且还能为人生增加不曾虚度的有趣有意义的几天或几小时。

被编程的生活

2012-11-15 01:07:15

有天夜里我饿了,想去麦当劳吃鸡翅,可是麦当劳在楼下两条街以外。
当我想到在这寒冬的夜里,要穿上衣服裤子鞋子,下六层楼,冒着北风走10分钟,却只为了几个鸡翅,不免有些犹豫。算了吧,哪个傻子会为了夜宵在半夜跑出去呢?激烈地思想斗争了一番后,终于洗洗睡了。

这样的过程反复出现直到昨晚,我开始有点烦了。
我想,恩确实,谁会为了夜宵半夜跑出去呢,估计每个人都会觉得可笑吧。可正是这些”理所当然“的决定,组成了我们每个人每天的生活。
同样的输入,只要经过理性的思维,就会输出同样的结果,做出同样的决定。回顾我们的生活,感觉就像被编了程序一样。
我站在窗口,看着对面楼上一排排大同小异的房间,心想,同样的社会里,不同的人活出来的日子居然何其相似。真是太惊悚了。

我没再多想,迅速穿上衣服,顶着寒风下楼,吃了几块鸡翅。

买书却不读

2012-12-06 11:26:32

很多人喜欢逛书店、豆瓣,然后买书,很开心,但买了书未必会读,一有时间,又会去寻找新的书。豆瓣上就有一个小组叫“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我没有去那个小组,但看名字就已经微微中枪了。

《学习的艺术》中有一段描写习武之人,说很多武术学校的学生沉醉于各种华丽的动作招式,练得好坏以他们知道的招数为标准,每个人都赶紧想多学点,但学得都很肤浅。这些人最后都成为了“招式的收集者“,只会摆几个姿势而已。
而真正的职业高手往往将基础的东西反复练习,融汇贯通,以至于可以在极小范围爆发出来。这就是为什么你看顶级拳手对战时,莫名其妙就把对手击倒了。你要用慢动作一步一步回放才能看到他的出拳,因为他们将力量压缩在了一个很细小的外在表现里。

我们对于书的追求,就像他们对于招式的追求一样,买一本书和学一个新招式一样简单,人很容易习惯这种刺激,仿佛“我已经拥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买书却不读。
豆瓣上的“读过”的书,似乎就成了一杆标尺,许多人以此衡量自己是否有学识。“一有空余时间,就去发现书,然后买书,浏览一遍(甚至不读),然后去找新的书。”人们一旦进入这个循环,习惯于新书带来的刺激,就很危险。就像浮游在水面的小鱼,还不知道有水下的精彩世界。

《如何阅读一本书》中有一段话很精彩:
“一个阅读得很广泛,却读不精的人,与其值得赞美,不如值得同情。就像霍布斯所说,如果我像一般人一样读那么多书,我就跟他们一样愚蠢了。
伟大的作者经常也是伟大的读者,这并不是说他们阅读所有的书。在许多例子中,他们所阅读的书比我们在大学念的书还要少,但是他们读得很精。因为他们精通自己所读的书,他们的程度可以跟作者相匹敌。”

跟房东聊天

2013-08-30 14:40:34

房东常年住在美国,最近回国,我们常聊天。今天聊起电子商务,我说淘宝做的挺好的。
他说:“淘宝?淘宝不是抄ebay的那个吗?那不靠谱,成不了。你拍下的东西,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发货,你卖个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到钱,然后你还要交各种费用,刊登费、成交费……企业是不会把东西放在这种网站上卖的,他们肯定会自己做网站卖产品……”
我想了一会,问:“你用过淘宝吗?”
他说:“没有。”

演讲的本质

2013-10-10 18:37:25

我发现演讲的本质是一种互动。演讲不只是讲你想讲,而是当你知道听众在想什么以后讲出来的东西。

我甚至发现,小说也是一样。
我在看《冰与火之歌》的时候发现马丁就深谙这一套,他先让你爱上小说中的某个人物,然后再轻而易举地将他弄死。虽然马丁不能像谈话一样随时和你交流,但他通过故事让你喜欢上某个角色,又通过故事让你为某个角色痛苦。我想这就是互动,这也许就是小说的精髓吧。

考虑对方,我认为这可能是说话和写作最根本的技巧。
再举例说,我很喜欢读国外的教科书,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作者似乎知道我是在学习,而不是一个学者在查阅资料。但国内的作者不是这样,他们更像是写论文,展示自己知道的东西,并不考虑谁去接受它。真是令人费解。
我认为,老师讲课和编教材都应该直中要害,不是直中知识的要害,而是学生的要害。相比较知识本身,成功地传递知识,才是当务之急。

譬如你正读的这篇文章,我刚写完时有现在3倍长。我删掉了2/3的东西,因为我知道废话太多你们就不会看。

话筒这一头喊得再响,那一头听不到也是没有用的。

节选《万里任禅游》中一段话

2012-05-14 17:27:59

这段内容非常有趣,节选自罗伯特波西格《万里任禅游》:

.......

他这个人创意很多,所以他对脑袋中一无所有的学生十分头痛。刚开始他以为是学生懒惰,后来才发现情形并不是这样。他们就是怎么样也想不出可以表达的东西。

其中有一个女孩子,脸上戴了一副很厚的眼镜,想要写一篇有关美国的五百字短文,他一听到这样的题材就知道会有问题,所以就建议她把题材缩小,只谈波斯曼。

要交稿的时候,她交不出来,于是十分难过,她已经试过一切方法,就是想不出要写些什么。

斐德洛和她以前的老师谈起这事,他们的说法也跟他的印象一样。她很认真,也很努力,受过良好的训练,但却是个非常乏味的人。从她身上找不出一丝创意。她厚厚的镜片底下,无神的双眼好像做苦工的人一样。她没有骗他,她真的想不出任何东西来,因而对于她自己的无能十分难过。

这一点令他大吃一惊,现在换成他说不出话来。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子,他突然提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那么就写波斯曼的大街吧!

她很认真地点点头就出去了。等到下一堂课的时候,她变得更沮丧,甚至流下泪来。很显然,她已经好长一段时间都非常沮丧了,她仍然想不出有什么可写,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她想不出波斯曼有何可写之处,她应该想得出来大街上有何可写。

当时斐德洛颇为震怒。他说:“你根本没有去观察。”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因为意见太多而被学校解雇的事。每件事都有无穷的假设,你观察得愈多你看到得就愈多。她还没有开始观察,然而她并不明白这一点。

他很生气地说:“那么就把主题缩小到波斯曼大街上一栋建筑物的正面墙壁。就拿歌剧院为例,从左手边上面的砖块开始写。”

她厚厚的镜片底下,眼睛睁得好大。

下一堂课她不解地交给他五千字的文章,“我坐在对街的汉堡摊旁,”她写道,“开始写第一块砖然后是第二块砖。在写第三块砖的时候,突然间,我再也停不下来了。别人以为我疯了,不时嘲笑我。但是这就是我所写的,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写。”

........

我的豆瓣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