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中的看不见的手

我发现,在信息透明的情况下,你最后实际能够融到的钱就是你应该融到的钱。

这里有个前提,就是创始人没有什么“擅长融资的特殊能力”。

就譬如说,拿我们自己举例子,在我们还没有产品,方向也不够确定的时候,我们融资很困难,那么只能融到一点种子。但回过头来看,这也是合理的,我们就应该少拿一点。 有限的资金可以迫使我们寻找最核心的产品和价值,并专注于其中。

然后我们现在产品出来,方向也明确,融到的钱也更多了。这也是合理的

更重要的是,这个道理如果是对的,那么它反过来也是对的。

【反过来的道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创始人有擅长融资的特殊能力,可以在早期就融特别多的钱,这对于项目可能是有害的。

【反过来的道理之二】:最终牛逼的项目,早期融资应该都比较困难,或者与其说困难,不如说“它在按着正常节奏融资”。

【反过来的道理之三】:当你融资困难的时候,你应该做的不是搞歪门邪道去融资或者放弃,而是做这几件事:1)思考和打磨产品,去掉产品中所有不必要的部分,这样也就去掉了不必要的成本,得到一个做成事情的最小成本。2)根据成本,降低融资金额

【反过来的道理之四】: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投一些上一轮融资困难,而现在有所进步的项目,会是不错的选择。

我把它叫做“融资中的看不见的手理论”。

August 27, 2015

从OneMonth学到的:什么值得买

买东西是有一个输入输出的,这输入输出越是明确、稳定,人们做出购买决策的几率就越大。

我甚至认为,这种“系统稳定性”比性价比更重要。人们愿意花更多钱去买一个输出更稳定、更明确的东西。

许多商业模型,问题就出在这里,用户并不清楚会花什么成本、也不确定会得到什么成果,所以不会去买。这种模型问题是可以通过调整输入输出位置来解决的。

我们应该把输出点定在那个最明确、稳定的点上。

August 27, 2015

然后,那又怎样?

今天我们新公司的核名通知下来了。冥冥之中似乎有天意,在我之前提交的一堆名字中,最终通过了这个:

北京那又怎样科技有限公司

我们都特别兴奋,就像天意,有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感觉。

说来有趣,我的几家公司名字似乎都有一定的暗示意义。我上家公司名字叫“然后”科技,果然,经营这家公司的历程,帮助我完成了从学校到社会的过渡。

今天我们的公司叫“那又怎样”,似乎又暗示着我们,我们必须坚持自己,成为这一代“不听话”的人的中流砥柱,同既有的体系和权威反抗到底

YES,that's what we born to do. 你说你有多牛逼,那又怎样?

May 26, 2015

去他妈的百年老店

许多人都说要做一个百年老店,但看看那些真正做了上百年的企业,我看到的却只有平庸。
福特汽车做到了一百年,如今却空前的平庸和不堪。

我并不想做一家百年老店,去他妈的百年老店。
我宁愿做一颗流星,即使非常短暂,但它应该照亮整个夜空。
它的光芒留在人们心里,照亮一代人前行的道路。

我只希望多年以后人们会缅怀起我们,故事的开头说:
"许多年前有一群年轻的英雄,他们勇敢而又富有想象力地开辟了一个新时代……"

May 16, 2015

对于HackerNews界面简陋的一种理解

我认真读了HN万年不变的《Welcome to Hacker News》,里面认真阐述了他们对于避免“因为popular而降低质量”的信心。

所以我突然反应过来,其实它这个简陋的界面也是它筛选用户的一种方式:

界面这么丑,不是真爱不会留下来的……

ps:这篇首页欢迎文章非常棒,推荐阅读 https://news.ycombinator.com/newswelcome.html

January 4, 2015

人随时会死,产品也一样

新年第一天,我又看了一遍《搏击俱乐部》,这已经是我第五遍看这部电影了。其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很有意思:

泰勒拿枪指着便利店员后脑勺,问他想做什么。便利店员哭哭啼啼地说,想做个兽医,但这很难……于是泰勒就拿走了他的地址,说:那就去做啊,我现在知道你住哪了,如果六周后你还没当上兽医,那你就死定了。店员逃走后,泰勒说,明天将会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这种“摒弃一切,才能自由”的桥段在片中出现了好几次,我深有同感。

当人们过于在意自己“已有”的东西,他们拥有的东西就会束缚他们。即便他们所拥有那一点儿少的可怜,他们也不愿意放下它。就像你的工作,你不愿意离开它,因为你不知道离开以后等待你的是什么,即使你正拿着很低的工作做着不喜欢的事情。这个情况永远存在、到处存在,即使你拥有得再少,你也容易被“已有”的东西所奴役,这些东西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和你的生活。

然而当你死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了,你还在意什么?

所以许多人开始渐渐意识到这件事情,就是人并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可活,人随时都可能会死。既然这样,不如怀着一颗将死的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去做那些你本来不敢、不知何时才会去做的事情,去迎接一个你压抑了的新世界。

而有趣的是,对于个人,许多人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但对于企业或者产品,人们却完全没有这个意识。更何况,产品死掉的几率比人大得多。

许多人做一个产品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我的产品随时会死掉”。所以他们行动起来常常背负着一些东西,品牌、流量、资源、未来的期望,你拥有得越多,背负得越多,你行动起来就越谨慎。

你越谨慎,就越是寻求安全。

你越是寻求安全,就越是容易按照既有的方法、别人的方法去做事情。

但这只会延缓你的死亡、加速你的平庸。

有的产品眼看就要寿终正寝了,但作风却依然循规蹈矩。在我看来,这毫无意义。一个产品到了这种时候,你做什么都可以,你就算把首页改成一个巨大的“Fuck”,都没关系,因为反正不会有多少人看到(我就干过)。所以,你何不放手一搏,让狂野的想法释放出来呢?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很酷很有想象力的产品,通常来自于side project的原因。当你把它当做玩具,觉得怎么做都行时,你会把心底里那些压抑了很久的想法释放出来,你会选择去做真正酷的东西。而这些酷的东西,常常会击碎旧世界,开辟一个新世界。

事已至此,我们不如学着用这种人生观来看待创业。反正都是要死的,何必顾虑良多,尤其是创业者,你所拥有的这点儿,在随时到来的死亡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不如问问你的内心,我做的东西真的酷吗?是我真正想做的样子吗?哪些想法在大脑里徘徊很久,却总是犹豫再三?我选择这样做,是我想这样,就是因为别人也这样?

所以,释放你自己,同时也释放你的产品,因为你的产品随时会死掉。

祝大家死前别留遗憾。

January 4, 2015

与人打交道的最好方法

与人打交道的最好方法,就是专注于做事。

当我们专注于做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就不会那么注意如何与人打交道这种事情,会忽视许多细枝末节的事情。

但这样做是对的。

事实的经验告诉我,当我把精力放在事上,而非“人”上时,常常不仅能把事情做好,还能收获一个真诚的关系。反之,当你把精力放在“人”上后,不仅做事的效率会降低,而且人与人的关系也开始变得不纯粹,这种不纯粹还会反过来加剧做事的低效。

December 12, 2014

YC创业课中文社区

9月起,YC的新主席Sam Altman与Stanford联合开了一门创业课,叫“How to start a startup”。
课程请到了许多硅谷著名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作为嘉宾,每个人讲述创业的不同方面,旨在教授所有想创业的人该如何创业。

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很喜欢这门课。但由于课程全部是英文,对于不少国内的同学还是比较吃力的,而且没有一个讨论的地方。所以我想要不要给它做个网站,大家可以一起来观看和交流课程,分享相关干货,也许还能组个字幕组来翻译中文字幕。

于是我花了两个晚上,在我以前的项目和另一个开源项目Campo的基础上,搭建了YC创业课中文社区。在这里不用翻墙就可以直接看到课程视频,而且可以和其他创业者交流课程。
几天后,我又组织了一个字幕组,叫“怪兽字幕组”,很快就聚集了我在36氪的朋友和许多创业者,一起开始为这门课做翻译。

在这个过程中,许多公司帮助了我们,使得社区可以很快搭建起来。感谢“青云”提供了服务器,“七牛”赞助了云存储,“石墨”为字幕组提供了文档协作工具。

PS:
October 17, 2014

豆瓣上的几篇文章

豆瓣已经很久没发东西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陆续还会涨粉丝。豆瓣上应该不会再写新文章了,选几篇以前的小短文贴在这里。

......

Read on March 26, 2014

用JavaScript写一个FlappyBird

FlappyBird最近已经快被玩坏了。
我用JavaScript也写了一个,今天下午放在公司内网上给大家玩。
希望领导不会上RubyChina。。。

......

Read on February 18, 2014

谁会将机器人带进我们的生活

这是为了简要回答ruby-china上一位朋友jasl的问题临时写的一篇博客。

凭什么将来把机器人带进人们生活的,还得是互联网公司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妨问,什么是机器人?

机器人这个概念从来都是模糊的。日本人喜欢做人形机器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机器人就是像人的机器。如果一台电脑,下面有轮子,上面有手,还能和你说话,你觉得它是一个机器人。可机器人一定要手吗?如果它没有了手,它还是机器人吗?好像还是。那没了轮子、没有扬声器、没有显示器呢?这些是必须的吗?到底要怎样它才不是机器人呢?

......

Read on February 11, 2014

如果是我,我会这样去招聘

2013年,在一番惨淡经营之后,我们果然经营惨淡。在下半年我停掉了自己的企业,决定认真学习。
当时的我怀着一颗虔诚好学的心,给许多我认为还不错的互联网公司技术岗投了简历,出乎我的意料,我居然连一份面试都没有收到,一个电话也没有。如今说来不免有些丢脸,但事实就是这样。
后来我投了一些小公司,当他们发现你没什么互联网开发的经验时,就会用一种看乡下人的眼光看着你。室友告诉我,社招就是这样的。

......

Read on February 11, 2014

我得了“源源不断产生想法”的病

今天是21号,看了一下我的印象笔记,我这个月居然已经记了九十几篇笔记!

那些笔记里大多是我平时的好玩想法和思考。从大学毕业以后,我的想法数量可以用“井喷”来形容。可能有的人绞尽脑汁都想不到什么好的想法,但我似乎只要观察周围,稍加追问,总会有源源不断的有趣想法冒出来。即使剔除掉那些不可行、不适合现在、不适合我的,还是有许多非常好玩的想法。我的能力已经远远跟不上我的想法了。

......

Read on January 21, 2014

《孵化twitter》的启示

《孵化twitter》是一本讲twitter创业历程的书。它上月刚出版我就很捧场地买了,不过这本书写的不是很好。当然文笔就不用说了(跟吴军、Paul Graham相比,大部分科技作者的文笔都是渣渣),可故事也比较蛋疼,好像整本书都在讲公司内部的政治斗争:一会你是我老板一会我是你老板然后你炒了我接着我回到公司又炒了你,大概就是这种故事。

可是尽管如此,还是能一窥杰出互联网初创企业的风貌。我就从里面得到了两点有趣的启示:

......

Read on January 7, 2014

一种拍电影的新方式

如果你玩过魔兽、星际之类的游戏,有一样东西可能会让你很惊讶,反正我是很惊讶,就是它的录像系统。在《星际争霸2》里,一场一个小时的比赛,录像文件大小大概只有50k左右。你下载下来,在游戏里运行这个文件,就可以观看一场完整的比赛。

......

Read on January 5, 2014